的人,我的,你的,他的,自己的

提問: 赤面癥如何治療 問題補充: 我本一乖乖女,但一見生人(尤其帥哥)立即會面紅耳赤,離開1分鐘后又正常,在與領導談話時也會面紅不敢對視,與同事朋友開點成人玩笑也立馬會面紅,他們都會經常笑話我,做錯事情怕別人發現也會面紅,在與別人爭論問題時,如果我不能說服對方,我馬上也會面紅,我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但真的很影響我的交際,我害怕與人交際,因為臉紅 医师解答: 此答案由管理員代為選出要想有效說話,首先要克服恐懼心理,培養自信心,做好說話前的周全準備。同時,還要賦予語言以生命力,“生命力、熱情、活力”是有效說話所首要具備的條件。這樣便能有效地打動對方的心扉。1.克服恐懼心理當你獨處的時候,頭腦對事物的思考是那么井然有序,但是一到人前,腦中卻是一片空白;若是你想在人前說些什么,卻一直發抖而無法開口時。這些都可以改善的,只要你有克服恐懼心理的決定,你就可以戰勝你的恐懼,而成為有自信的人。在當今這個社會上,有人討厭在人前說話,甚至有許多人抱有恐懼感。只要是這個缺點還未克服,那么,不管是在社交方面或是在個人的成長點上,都無法進行得很順利。希望能在人前快樂地暢談而又有自信的人,大部分都不愿花錢和時間去學習什么演講理論、發音法,或是什么模仿姿勢。因為我所提供的有效說話法效果能直接而迅速地顯現出來,所以就很成功。當我回想起:“班上最初人數很少,而一開始我的教學內容也太死板,只是把自己以前所學的,一字不漏地教給學員。不久之后,我發現這種教法并不符合學員的期望。因為,這對一味想追求實際效果的人而言,等于只讓他們學習無味的獨白,而沒有任何作用。過了不久,我明白了學習者最大的問題在于恐懼感,也就是站在眾人面前說話的恐懼感。為了消除他們的恐懼感,我決定讓他們練習在人前說話,即使只說一兩個字都沒關系,這種教法比先前的教法有效10倍以上。”一開始接受我的有效說話法教育的人,在情緒上的變化,與別人并沒有太大的不一樣。他們有的情緒不穩,有的恐懼至極,甚至第一次演講時,由于過度恐懼而昏過去的人也不在少數。不過只要克服這種初期的恐懼感(大約二三周),在人前說話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并且反到會想積極地爭取說話的機會。美國的華爾街有一位男士叫維史特利,他膽怯至極,以致在會議上連表明贊成別人的建議都做不到。后來他參加了我的課程。他對我說:“他一開始參加課程時,仍然恐懼無比,當我要他自我介紹時,他奪門而出,后來由于班上同學的幫助,他才又回到教室。上了幾次課后,他開始有了新的體驗。有一個星期天早上,他向妻子說:‘在紐約已經沒有任何我不敢演講的地方了。’”我在著作中所提到的說話者不可或缺的因素就是意思傳達方法,這也是最難的課程。當我們與別人溝通時,若能真正抓住對方內心的感受,那就算是成功了。因為,只要內心十分誠懇,意思的傳達自然圓滿。卡耐基教室的講師很強調這一點。我相信人們都希望自己能成為最受重視的人,因為這是人的本性當中最根深蒂固的渴望。學員借著在同學或講師面前說話,而感到自己是相當了不起的人物。再者,有了勇氣和自我改善的欲求之后,這個人已有相當的資格認為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這種意識如再加上講師給予的評價,就更激昂了。倫敦一家醫院的精神心理專科接待了一名男大學生,他說自己與別人交流有很大障礙,一跟人說話就臉紅冒汗,不敢正眼注視對方,好像做了虧心事一樣。這種狀態從去年上大學后就開始了,已持續一年。23歲的湯姆來自農村,現在倫敦某大學讀書。他性格內向,父母對他期望很高。湯姆上了高中后,成績一直很優秀,每到期末考試階段,都會“開夜車”拼命讀書。可沒料到去年高考卻失敗了,沒有考上理想中的重點大學,僅考取倫敦某高校二級學院。看著父母失望的眼神,他由此產生很強的自責感,覺得自己辜負了父母的期望,很沒用。隨著時間推移,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以致發展到與別人交流就渾身感到不自在,不敢用眼睛正視對方,甚至出現臉紅、神情慌張、渾身冒汗等癥狀。據心理醫生介紹,湯姆的這一癥狀是屬于“社交恐懼癥”,是一種常見的精神疾病,一般發病在青春期前后。患者往往都將自己的弱點給夸大了,主觀要求過高,存在極強的完善欲。只要做不到盡善盡美,就會非常痛苦。這種病癥不僅影響患者的基本社會交往功能,甚至個別人還會有輕生的念頭。因此,醫生建議,青少年要預防“社交恐懼癥”,平時多到戶外活動,多與同學朋友交流。在武漢我的演講培訓班中,有許多學員來自于一些企業高層或成功人士,由于在專業領域內的出色成就,使他們對自身當眾表達的期望值很高,想展現得與眾不同,而這種高期望,卻成了他們表達的正常發揮的障礙,往往事與愿違,造成“演講恐懼癥”,對以后的當眾表達心生恐懼。想改變這種“演講恐懼癥”只有放下“包袱”,口才與才能和諧統一的根本要素,就是多聆聽,多觀察,多在公眾場合開口表達,慢慢的積累。我對克服當眾怕羞的心理是有經驗的,而在我的眾多經驗中最基本的經驗就是:“你要假設聽眾都欠你的錢,正要求你多寬限幾天;你是神氣的債主,根本不用怕他們。”有一次,我參加訓練班的畢業聚會上,有一個畢業生當著二百多人的面對他說:“卡耐基先生,五年前,我來到你舉辦示范表演的一家飯店。當我來到會場門口,就停住了。我知道只要走進房間,參加上課,早晚都得要講演一番。我的手僵在門柄上,我害怕走進去;最后,只有轉身走出了飯店。當時,我要是知道你能教人輕而易舉地克服恐懼——那種面對聽眾會癱軟的恐懼,我就不會白白錯過失去的五年了。”我聽完他的講話后,為他獨特的儀態和自信所深深的吸引,因為他這樣坦誠相告,并不是隔著張桌子在閑話家常,而是在對著許多人發表議論。這說明,他已完全克服了當眾怕羞的心理,他必定能借助現在所具有的表達能力和信心,使處理行政事務的技巧大為增加。或許,在五年或十年之前他就已經戰勝恐懼了,那他比目前的現在肯定已享受了更多更好的成功和快樂。愛默生曾經就說過:“恐懼較之世上任何事物更能擊潰人類。”這話是相當對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我認為掌握演講和談判技巧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將恐懼與自卑給消除掉。而在這個過程中,我認為,在公共場合練習說話是天然的一種方法,它不僅可以克服不安,而且對建立勇氣和自信會有很大的幫助。因為當眾說話可以使人們控制住自己的恐懼。要真正克服當眾講話的恐懼心理,我建議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首先,要弄清楚自己害怕當眾說話的原因。其實,害怕當眾說話并不是某一個人的心理,大多數人都程度不同地具有這種心理,所以,這也可以說是相當一部分人的共同心理特點。我曾調查過,在大學里,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學生在上臺開始演講時都有一定的恐懼感;而在成人演講口才訓練班里,課程開始時,幾乎所有的人都懼怕上臺演講。我認為,在人們練習演講時,某種程度的登臺恐懼感反而是有幫助的,因為人類天生就具有一種應付環境中不尋常挑戰的能力。他這樣提醒人們,當你注意到自己的脈搏和呼吸加快時,千萬不要過于緊張,而要保持鎮靜,因為你的身體對外來的刺激一向都保持著警覺,這種警覺表明它已準備采取行動,以應付環境的挑戰。如果這種心理上的預備是在某種限度之下進行的,演講者會因此而想得更快,說得更流暢,而且一般說來,會比在通常狀況下說得還更為精辟有力。實際上,因為你要當眾說話,某種程度的恐懼是自然的現象,同時你應該學會憑借某種限度之內的登臺恐懼,來使你說得更好。就算是登臺的恐懼一發而不可收拾,造成心靈的滯塞、言辭的不暢、肌肉過度痙攣而無法控制,因此而將你說話的效力嚴重減低了,你也毋需絕望。因為在初學者中這些癥狀并非不常見。倘若你肯多下功夫,就會發現這種上臺恐懼的程度,很快便會減少到某一種程度,這時它就是一種助力,而不是一種阻力了。通常情況下,即使是職業演說者,也從來不會完全克服登臺的恐懼,他們在開始演講時也多多少少地總是有些怯意。并且,這種怯意在開頭的幾句話里會表現出來,只不過,他們能快速地將這種怯意克服掉,進入冷靜的狀態。人們不習慣于當眾說話,是他們害怕當眾說話的主要原因。羅賓生教授曾說:“恐懼皆衍生于無知與不確定”。這話說得很有道理。因為對于大多數初登講臺的演講者來說,當眾說話是一個未知數,對于當從演講,他們并不了解是怎么一回事,就不免心里感到焦慮和恐懼。對于他們而言,那是一連串復雜而陌生的情境,要比學打網球或學開汽車還要感到復雜,要使這種可怕的情境變得單純而輕松,就只有通過堅持不懈的練習。實際上,一個人,他只要是通過練習獲得成功演說,那么當眾說話就會變得不再是一種痛苦,而是一種享受了。愛德華?威格恩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演說家和心理學家,他曾經就非常害怕當眾說話和演說。在他讀中學時,一想到要起立做五分鐘的講演,就驚悸莫名,但他經過不懈的努力之后,卻將恐懼克服了。他的事跡對我影響頗深。下面就是他走上成功之路的故事。“當講演的日子靠近了,”他這樣寫道,“我就真病了。只要一想到那讓我感到可怕的事情,血就直住腦門沖,我的兩頰燒得難過,不得不到學校后邊去,把它貼在冷涼的磚墻上,設法將洶涌而來的潮紅減少一些。讀大學時也是這樣。有一次,我小心地把一篇講辭的開頭背下,‘亞當斯與杰佛遜已經過世,’當我面對聽眾時,我的腦袋轟轟然,幾乎不知置身何處。我勉強擠出開場白,除了‘亞當斯與杰佛遜已經過世,’我再說不出別的話語,因此便鞠躬……在如雷的掌聲中凝重地走回座位。校長站起來說:‘愛德華,我們聽到這則悲傷的消息真是震驚,不過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會盡量節哀的。”爾后,就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笑聲。當時我真想一死以求解脫,后來我就病了好幾天。最后,他誠懇地說:“活在這個世界上,我最不敢期望做到的,便是當個大眾演說家。”在離開大學一年后,愛德華?威格恩先生一直居住在丹佛。在那場“自由銀幣鑄造”的爭論中,愛德華?威格恩先生讀到了一本小冊子,這本小冊子建議實行“自由銀幣鑄造”,對于這個觀點,他十分的不贊同,并感到十分憤怒,因此他當了手表做盤纏,回到家鄉印第安那州。到了印第安那州之后,他便自告奮勇,就健全的幣制發表演說,而在他的聽眾席上,有很多是他的昔日同學。“我開始時,”他寫道,“大學里亞當斯和杰佛遜的演講那一幕又掠過我的腦海。我開始窒息、結巴,眼看就要全軍覆沒了。不過,聽眾和我都勉強地撐了過來;雖然這個成功很小,卻使我的勇氣倍增,我繼續往下說了自以為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使我驚奇的是,事實上我已經說了一個半鐘頭。結果,以后數年里,我是全世界最感吃驚的人,竟然會把當眾演說當成自己吃飯的行業。因此,威廉?詹姆斯所說的‘成功的習慣’,我確實體會到了是什么意思。”愛德華?威格恩先生終于學習到,要把當眾說話那種地震天搖的恐懼感給克服掉,最正確的方法之一,便是以獲取成功的經驗做后盾。其次,應當以適當方式對演講進行充分、精心的準備。對演講進行徹底、精心地準備,并不是說就得把演講稿逐字逐句地全部背下來。我認為,為了保護自我,免得在聽眾面前腦中一片空白,有很多的演說者在一開始便一頭栽進了記誦的陷阱里。一旦染上這種心理麻醉的癮頭,便會不可救藥地從事無功用的演講方式,這種演講方式不但會浪費時間,而且會毀掉演說的效果。美國資深的新聞家卡騰波恩先生,在哈佛大學當學生時,曾參加過一項講演競賽。他選了一則短篇故事,題為“先生們,國王”。他把這篇故事逐字背誦,并預講了許多次。然而就在比賽那天,他說出了題目“先生們,國王”之后,就腦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說不出來了。他頓時不知所措,但在絕望之下,他開始用自己的話來說故事。當評審把第一名獎章頒給他的時候,他真是驚詫極了。從那天起,卡騰波恩先生便不曾再背過一篇講稿,通常他只做些筆記,然后自然地對聽眾說話。他廣播事業里成功的秘訣所在就是絕不用講稿。寫出講稿并加以背誦記憶,是一件浪費時間和精力,而且還容易招致失敗的事情。人們在一生當中說話都是發自自然的,從未費心去細想言辭。我們隨時都在思考著,等到思想明澈時,言語便會如我們呼吸的空氣一樣,在渾然不覺間就自然流出了。即便是溫斯頓?邱吉爾,也是通過辛苦和失敗,才學得這一課的。年輕時,邱吉爾愛寫講稿和記講稿,但是,有一次,英國國會上,在他背演講稿時,思路突然中斷,腦海里一片空白。他尷尬極了,也感到羞辱極了。他把上一句重復一遍,可是腦子依舊空白,而臉卻變成了豬肝色,他只得頹然坐下。從此以后,邱吉爾再也不背講稿了。逐字逐句地背誦講稿,在面對聽眾時就很容易遺忘,即使沒忘,講起來也會顯得十分機械化。因為它不是演講者發自內心的言辭,而只是出于記憶的應付。在一般情況下,我們私下與人交談時,總是一心想著要說的事,并把它直接說出來,并未特別去留心詞句。我們一直都是這么做的,現在也就沒有改的必要了。很多人把講稿扔進紙簍去以后,不是反而講得更生動、更有效果嗎?這樣做,也許會遺忘了某幾點,說起來有些散漫,但是最重要的是它會顯得更有人情味一些。美國總統林肯曾這樣說過:“我不喜歡聽刀削式的、枯燥無味的講演。當我聽人講演時,我喜歡看他表現得像在跟蜜蜂搏斗似的。”這就是自在、隨意而又激昂起伏的演講。在背誦、記憶演講稿時,這種效果是絕不會達到的。在演講的過程中還應當盡量消除掉令自己恐懼的反面刺激。比如,如果在演講過程中總是設想自己會犯語法錯誤,或總擔心自己講著講著會突然地停頓下來,講不下去了,這些都是一種反面的假想,它很可能會抹煞你對演講的信心。所以,在開始講演時,把注意力從自己身上移開是最重要的,或是集中精力聽別的講演者說些什么,以便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將不必要的登臺恐懼感盡量避免掉。無論是哪一個演講者,都會有懷疑自己所確定的演講題材的時候。他可能會問自己,這個題目適合我嗎?聽眾會對這個題材感興趣嗎?在有些情況下,他很可能一氣之下便把題目改了。在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趁著消極思想可能完全毀去你的自信之前,你就該為自己做一番精神講話,用淺顯、平直的言辭跟自己說,你的講演是很適合你的,因為它來自你的人生的經驗,來自你對生命的看法,在你的聽眾中,沒有任何人能比你更有資格來做這番特別的演說,而且你將盡最大努力,把它說清楚,說明白。現代的實驗心理學家表明,由自我啟發而產生的動機,即使是佯裝的,也是導致快速學習的有力刺激之一,而根據事實所做的真摯而坦誠的自我精神講話,其效果會更加明顯。威廉?詹姆斯教授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他曾經說過:“行動似乎緊隨于感覺之后,但事實上卻是行動與感覺并行;行動在意志的直接控制之下,受著約束行動,我們可以間接約束感覺,而它是不受意志的直接控制的。所以,如果我們失去了原有的自然的歡樂,那么,通往歡樂最佳的方法,即是快快樂樂地站起來、說話,表現得好像歡樂就在那里。倘若這樣的舉動不能讓你覺得快樂,那就別無良方了。因此,感覺勇敢起來,表現得就好像真的很勇敢,運用一切意志來達成那個目標,勇氣替代恐懼感的可能性就會很大。”詹姆斯教授的勸告對我們十分有幫助。為了培養勇氣,當面對觀眾時,不妨就表現得好像真有勇氣一般。可是,當然除非有所準備,否則再怎么表演也是無用的。然而,如果已經定下并熟悉了自己所要講的內容,那就大踏步而出,并深深地呼吸吧。其實,在開始演講之前,應深呼吸三十秒,這樣所增加的氧氣供應不但可以提神,還能增加你的勇氣。羅斯福是美國第26任總統,他曾經在自傳里寫道:“我曾是病歪歪而又蠢拙的孩子,年輕時,起先既緊張且對自己的能力無信心,我不得不艱苦而辛勞地訓練自己,不只是身體,而且還有靈魂和精神。”他接著寫道:“在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在馬利埃特一本書里讀到一段話,印象極深刻,時時刻刻縈繞在我心中。在這段話里,一艘小型英國軍艦的艦長,向主角解說如何能夠氣宇軒昴,無畏無懼。他說:在剛開始,若要有所選擇時,人人都是害怕的,不過他所應遵循的法則是駕馭自己,使自己表現得好像沒有一點懼怕的樣子。這樣持之以恒,就由原來的假裝變成現在的事實了,而他只不過借著練習無畏的精神,就在不知不覺間真的變成無懼的勇者。這便是我據以訓練自己的理論。初時,我害怕的事情真多,從大灰熊到野馬及槍手,無一不怕。可是,我表現得好似不怕的樣子,漸漸地我便停止了害怕。人們若是愿意,也能做到像我一樣。”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克服說話恐懼心理的方法有很多,譬如:自我暗示法。往臺上走時,在心中對自己說:“我很棒,講話算什么,我能行!”這樣多重復幾次,還有就是主動交流法。主動與臺下聽眾交流,互動起來,語氣恢復到正常說話的狀態,不拿腔拿調,時不時地以提問的方式請聽眾參與。這樣心情就會放松下來,同時也會引起臺下的共鳴。美國總統老羅斯福自傳中這樣的寫道:“在1881年我被選為參議員的時候,發覺我是議員中最年輕的,我像一切年輕人以及沒有經驗的議員一樣,對于講話很感困難。后來我在一位固執的鄉人處得到了很大的教益——他對惠靈頓公爵和別人都曾有過批評,他有一句忠言是:‘沉默吧!除非你感到確實有話要說,而且還抓住了聽眾心理,會贊同你的意見,你講完了就坐下來。’”這位固執的鄉人,克服恐懼的方法也應該告訴了老羅斯福,他應當加上這么一段話:“如果你在聽眾面前能夠找到一些事情做,那么對消除窘態是非常有益的,譬如在黑板上寫幾個字,或是在地圖上指出一處地方,或是搬動一下桌子,打開一下窗子,移動一下書籍或是報紙——無論你采用那一種動作,只要能夠帶著一些用意,都可以使你感覺到輕松、自然一些。”這種襯托的動作,不是容易找到的。可是,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建議,如果你能夠使用的時候,不妨使用一下,但是只可用在最初的幾次。克服當眾說話的恐懼,對于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會有著很大的潛移默化的功效。那些接受挑戰的人,會發現自己口才一天天好起來,還會發現由于戰勝當眾說話的恐懼已使自己脫胎換骨,人生也會隨之更精彩、更豐富了。2.培養自信心自信心的建立,并不是靠朝夕之功能完成。除了對自己要有正確的認識,對應該做的事情要敢于去做之外,培養自信心的另一條途徑,就是大膽地去做自己害怕的事情,并力爭得到一個成功的記錄。從容對人生;以積極的心態面對現實;常為自己慶賀、鼓掌;要看到自己的長處,相信自己是強者。我的演說訓練班創辦30年以來,已有1.8萬多人接受了我的演說教育,曾經我也請他們寫出受訓的原因和訓練中得到了些什么。他們的陳述當然不會一樣,但是他們內心的希望,大部分有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共同點:“當我被人請起來講話的時候,馬上就變得很不自然,忸怩,恐懼,思想不能自主,注意力不能集中,自己打算好要說的話也完全忘掉了。獲得自信、鎮定以及從容思考的能力,是我所迫切需要的。我所希望的,就是把我所想說的話作有條理的記憶,在聽眾的面前能夠清晰而有條不紊地表達出來。”我有過這樣一段經歷,那時在費城他的演說班上,有一位聽講的庚特君,開課不久,便邀我到工商俱樂部去吃飯。他是一位好作各種業余活動的商人,是某大工廠的經理,教會和市民公益事業的領袖。席間,他側著身體問我:“我常被邀請到各種集會的地方演講,可是我覺得腦子空空的,所以完全推辭了,我好煩惱啊!現在,我當了某大學的基金保管會主席,每次開會,必須要我講幾句,我已到了這般年齡,你想還能學習演說嗎?”我就對他答到:“你問‘我想’嗎?庚特先生,這并不是‘我想’的問題。我知道你是一定能夠的,你只要有愿意學習的決心,同時依循學習的方法。”對于我的這一句話,他盡管相信,然而他覺得我說得未免太容易而且太樂觀了。他說:“這恐怕是你太客氣了,你是單純地在鼓勵我吧。”在他接受我的訓練之后,他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曾見面。過了二三年,他們又相見了,并且仍在那個俱樂部中吃飯,還是坐在上次的那張餐桌旁。提起了當年的談話,我就問庚特君是不是當年他說得太客氣。他從衣袋里取出一本紅色的記事冊,把人家約他去演說的日期指給我看,并且承認說:“我能夠這樣做了。我能演說,感到很愉快,對于公眾也可多盡一些義務——這是我生活中最高興的事情。”在華盛頓,各國召開的一次世界裁軍會議,據說英國的大政治家路易?喬治也要參加,于是費城浸禮教人協會就去電請喬治先生到費城舉行的大集會中演說。喬治先生的復電說:如果到華盛頓的話,那一定到費城來赴約的。庚特先生告訴我,當時他被推選為開會時給大家介紹英國首相的人。像庚特先生這樣進步神速的,是大有人在。有一年的冬天,伯魯克林市的柯醫生旅行到美國南部的佛羅里達州,住在“巨人”棒球練習場的近旁。由于棒球是他的愛好,因此常去參觀、練習,慢慢地和隊員熟悉,從而又成為朋友,沒過多久又被邀參加歡宴。不一會兒,在用過了咖啡、水果之后,幾位重要的來賓,都被請起來“隨便講幾句”,想不到他突然聽到主席說:“我們很是榮幸,今晚有一位大醫生在座,現在就請柯醫生講一些‘棒球選手的健康問題吧。’”這位柯醫生,他學習健康學和實習醫學已經30多年了,他完全可以不用準備,安坐在椅子上晝夜不停地對他左右的人談這一個問題。然而,要他站起來,就算是對著很少的幾個人講述這一個問題,還是感到有著非常大的困難。他的心砰砰地跳得非常厲害,他竟無法沉思一下:因為他從不曾公開演說過。大家都不停地鼓掌,而且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怎么辦呢,急得只是搖頭。可是,這反而使得鼓掌的聲音愈大,“柯醫生,不要客氣了,快說吧!”的喊聲也愈大而愈緊逼了。他窘極了,他知道倘若站起來說話,說不到十句必定會以失敗而告終的。他只好站起來一語不發,然后轉身走出了餐廳。他這一次真感到羞愧得無地自容。他回到伯魯克林,第一件事便是到中區青年會的演說班報名聽講,因為他不想再遭遇到第二次的難堪。他專心致志的渴望自己能夠在很多人面前講話,把自己的談話充分準備,聚精會神地練習,不曾曠過一次課。他是教師最滿意的學生之一。他一絲不茍地做著他的作業,結果是超過了他的最高希望,進步的神速,竟使他自己也感到有些驚訝。當他受完了最初的幾次功課,他的自信與日俱增,還把膽怯給完全消除了。在兩個月內,他變成同班中最能講話的人了。不久被邀請到不論什么地方去演說時,都能泰然自若。現在,他愛好演說,由于演說而得到了更高的聲望和更多的朋友。紐約市共和黨競選委員會的某委員,有一次聽了柯醫生的演說,便邀請他為紐約市共和黨作競選的演說。假如那位政治家知道,一年前柯醫生因為窘于演說而在宴會席上逃走的話,那又將會是怎樣的驚奇呢!對于自信和勇氣以及在眾人面前從容思索的能力的取得,其“困難”還不到一般人所想象的十分之一,這并不是僅僅是局限于少數的天才,正像球類運動的技巧一樣,他只要愿意盯住目標去做出努力,他都能夠自己去發展的。當你站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便不能像你坐著的時候一樣地思想,這是合理的嗎?你當然知道不是,在事實上,你站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應該更能思想,因為有許多人在鼓舞你而使你興奮。有很多成功的大演說家都這樣告訴我們:多數的聽眾,正好給我們一種刺激,使我們的腦子更清楚而靈敏。如果你能夠持之以恒地去切實練習,當然也會有這樣的成果。總而言之,你要打破上面所說的幾種困難,只有常常訓練和實習,竭力減除你對眾人的懼怕心理,與此同時還應努力不斷地增加你的自信和勇氣。美國的一位大演說家——詹姆斯?白粹,在他自認初次嘗試的時候,兩膝顫抖得碰在一起;馬克?吐溫是美國有名的幽默家,他說在初次站起來演說的時候,覺得嘴里好像被棉花塞住了,脈搏跳得像爭奪銀杯的賽跑時一樣的快;葛萊特將軍占領了羅克斯堡,完成了世界軍隊最大的勝利,當他試著對很多的人演講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好像是得了脊髓病;任基粹是法國已故的最有力的政治家,就在他在下議院做議員的時期,竟有一年的時光,因為口吃而不敢發言。直到后來鼓起非常大的勇氣,才發表他的第一次演說;路易?喬治是一個英國的大政治家,他說:“我第一次試作公開演說的時候,我竟舌頭抵住上顎而說不出一個字,這種苦悶,完全是真的,并不是我故意形容。”在與人講話的時候,就算是和一二十位的商人開會,講話者終得要有一些緊張和刺激的情緒出現。演說者好像良馬戴著馬口鐵和韁繩一般受約束。在兩千年前,西賽洛說,一切有價值的公開演說,都帶些阻礙和羞怯的。演說家在無線電臺播音的時候也有同樣的感覺,卓別林上電臺廣播之前,須把演說詞完全寫作出來。當然,他面對觀眾已經是習慣了的。他在周游美國的時候,身上常帶著一本“在音樂會的一夜”的對白劇本。以前,在英國舞臺上他曾經演過多年的戲,但當他走進小小的播音室的時候,他的心中感覺到橫渡大西洋遭遇暴風時一樣的滋味。著名的電影明星兼導演柯夫特,他在舞臺上講話是非常的熟練,但當他從看不見聽眾的播音室走出來的時候,就不禁要用手帕來拭額上的汗。他說:“在百老匯演新排的名劇也沒有這樣難”。有些善于說話的人,在開始演說的時候,始終免不了一種羞怯和不自然。
創作者介紹

keryour

keryo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